我ㄉ母親林竹蘭女士在99年8月31日七點二十分咽下ㄌ她人生ㄉ最後一口氣


直到現在我仍感覺到ㄇㄇ仍在我ㄉ身邊守護著我


我在八月份照顧ㄇㄇ就從醫生ㄉ嘴裡說出是否要插管急救ㄉ問題


我一直告訴我自己~路是ㄇㄇ走ㄉ~選擇也該由她選擇她自己ㄉ命運


當醫生無藥可醫時~我慌張了~因為可能一點點ㄉ不留意ㄇㄇ就會走ㄌ


當我夜深人靜反覆思考~我決定要在ㄇㄇ還有意示時向ㄇㄇ道謝道別


要ㄇㄇ不要牽掛著我~我邊講還是忍不住ㄉ痛哭


ㄇㄇ用ㄊ插滿針孔ㄉ雙臂給我一ㄍ大大ㄉ擁抱~


這是第一次ㄇㄇ摸著我ㄉ頭給我擁抱


或許也真是我們母女最後ㄉ擁抱ㄌ~我痛苦ㄉ不能自己


也忘記去體會ㄇㄇ當下ㄉ感受~只有痛哭後悔流淚


我真ㄉ很沒用~竟不能好好ㄉ說出我心底最深最深ㄉ感謝


感念母親辛苦ㄉ撫養我與妹妹


感謝母親不顧自身ㄉ痛處~仍關愛著遠在他鄉ㄉ我


感念母親病痛時仍給我未來ㄉ方向及未來ㄉ準備


ㄇㄇ她真ㄉ替我做ㄉ太多太多


我卻給予太少ㄉ溫暖


當我回頭想~我真ㄉ錯失ㄌ許多ㄇㄇㄉ愛


ㄇㄇ在小ㄉ時候因為要幫忙家中務農放棄ㄌ可以升學ㄉ機會


自小ㄇㄇ就非常有責任心~代替ㄌ早逝ㄉ外公ㄉ位置


將年幼ㄉ弟妹都能夠有機會唸書


只要能為家裡好~什ㄇ都願意做~


結ㄌ婚之後雖不懂如何料理及家務~但ㄇㄇ仍用最大ㄉ耐心學習


當時ㄉ我只覺得ㄇㄇㄉ菜不怎ㄇ樣~只知道ㄇㄇ是相當有權威及潔癖ㄉ人


ㄇㄇ雖不會教我們寫功課~但ㄊ總是會陪著我們唸書


直到ㄊ開始有ㄌ宗教ㄉ洗禮~ㄊ開始學習插花/跳舞/參加唱詩班


直至我21歲ㄇㄇ變ㄌ~以前ㄊㄉ舞蹈總會同手同腳~歌藝欠缺


但勤能補拙~ㄊ開始編起舞~歌也變好聽ㄌ~當時要與ㄇㄇ見面還要排時間ㄋ


ㄊ到各部落教阿美族ㄉ族舞~替每一個部落編ㄉ舞又精彩又好看~


ㄇㄇ整ㄍ人像換ㄌ新血般~


有一次陪著ㄇㄇ去到某一ㄍ部落教學~我聽著別人不斷叫ㄇㄇ老師~頃刻我覺得這是我ㄇ ㄇ嗎


這ㄍ在舞台上發光發熱ㄉ是我ㄇㄇ嗎~


那ㄍ嚴格ㄉ母親是這ㄍ散發自信ㄉㄇㄇ嗎


我懷疑


在六年前~由妹妹口中說出ㄇㄇ身體不佳~我有點遲疑~


因為我才剛看完她ㄉ精彩ㄉ表演正替她感到光榮時


醫生判給ㄊ乳癌末期~這ㄍ消息重擊ㄌ我ㄉ心臟


連呼吸都感到痛


這ㄇ光彩ㄉ一ㄍ人這樣有活力ㄉ跳著舞ㄉ人~生病ㄌ


誰能相信


當ㄇㄇ第一次讓我看到傷口~我忍住我ㄉ眼淚替ㄇㄇ換藥


這是第一次我發現我離ㄇㄇ好遠


好多我不知道ㄉ事實正要衝擊著我


連醫生也不能確定是否能夠生存多久


我無聲ㄉ心痛呼喊著我ㄉ神


請在給我們多點時間ㄅ


 ㄇㄇ歷經無數次ㄉ化療~在門諾醫院腫脹科中病情最重


ㄇㄇ總要我們放心ㄊ可以接受一次次ㄉ化療所帶來ㄉ痛苦


ㄇㄇ總是給我們最放心ㄉ笑容


直到今年ㄉ一月~過年ㄉㄇ ㄇ仍開心ㄉ與家人跳著ㄊ愛跳ㄉ舞


但體力不支ㄉㄊ~我仍能在ㄇㄇ臉上看到滿足笑容~卻沒有想過背後ㄉ痛苦


就在八月ㄇㄇㄉ體力越來越不好~


每一次都是失望ㄉ回應


就在ㄇㄇ要走ㄉ當天~遠在新竹ㄉㄚ姨舅舅還有外婆都來看ㄊㄌ


當時ㄊ已經帶著純氧氣罩~我仍看到母親在人生ㄉ最後仍用力ㄉ呼吸


我不知道是否真ㄉ心靈相通~或著是ㄊ看到ㄊ我們所有關心ㄊㄉ親人都在場


我哭喊著ㄇㄇ不要這樣~不樣這樣對我~我們還有好多好多事情沒一起做


我還有好多好多話想說~


當護士進來要我們快點請家人帶ㄇㄇㄉ衣服


我強忍著傷痛~幫著ㄇㄇ最後ㄉ擦澡~換上ㄊ最愛ㄉ衣服


當時ㄉㄇㄇ還正努力ㄉ在與死神搏鬥


我們坐上救護車將ㄇㄇ送回家中~在路途中我緊握著ㄇㄇ將要冰冷ㄉ雙手


ㄇㄇ用最微弱ㄉ眼神看著我~我要ㄇㄇ不要分神ㄉ看著我


直到家中所有從醫院趕過來ㄉ親友都到ㄌ~ㄇㄇ才咽氣ㄉ


ㄊ帶著微笑ㄉ離開我們~但心痛卻留存我們心中


ㄇㄇ是解脫ㄌ她病痛ㄉ身軀跟隨著主ㄉ腳步離開


她終於不用在化療ㄌ她終於不用在打針ㄌ她終於想開放下她自己她也終於找回她ㄌ


這是五年前我幫ㄇㄇ拍下ㄉ照片


愛美ㄉ她我希望大家都記得她ㄉ美好~她ㄉ爽朗~她ㄉ勤奮~她ㄉ勇敢~存留給我們ㄉ一切


ㄇㄇ你在天上也在看我對ㄅ~我親愛ㄉ母親 故  林竹蘭女士~





全站熱搜

曉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